首页
航空书屋
测评产品
科技发现
区域论文
主页 > 测评产品 >社群经营可以装萌,但不要装熟──柯文哲专属小编柯昱安 >

社群经营可以装萌,但不要装熟──柯文哲专属小编柯昱安

时间:2020-07-27      浏览:141
社群经营可以装萌,但不要装熟──柯文哲专属小编柯昱安

《一日幕僚》从发表至 8 月 1 日不到一个月时间,点阅率已突破 910 万,不只捧红幕僚「学姊」黄瀞莹、「大熊」发言人刘奕霆,还有「小牛」柯昱安。

柯昱安目前已从柯市府幕僚转为柯文哲竞选总部 001 号员工,过去除了幕僚,最重要的工作还有经营柯文哲 Facebook 与 Instagram。社群媒体在选战的地位举足轻重,不管美国欧巴马、川普,甚至蔡英文、柯文哲的胜选历程都少不了社群媒体操作。

而身为「台湾第一政治网红」柯文哲背后的社群经营者,柯昱安从完全没有经验,到能侃侃而谈社群操作的「眉角」,过程吃了不少苦头。柯文哲自带媒体流量的特性,让柯昱安并没有太多参考对象,他所能做的,就是比别人花更多时间重新认识柯文哲,让所有人理解柯文哲最真实的一面。

接手柯文哲 Facebook,触及一度掉到谷底

「刚接手 Facebook 的时候齁,真是有点青黄不接,」不知道是不是跟柯文哲相处太久,柯昱安句尾时常出现语助词「齁」。刚加入柯文哲幕僚团队的他,第一件工作就是从前人手上接下柯文哲 Facebook 的经营。

上一任经营者从选战时就是柯文哲的随行与新闻联络,对柯文哲的习性、习惯与会谈论的议题都相当了解。虽然柯昱安也有自己的想法,他认为 Facebook 贴文就是要短,「图片简单、资讯简单,一切都简单呈现。」结果却迎来 Facebook 触及的黑暗期,触及掉到连柯文哲都要他向外找救援。

撞墙一段时间,并寻求不少建议后,柯昱安第一步是买了柯文哲所有着作,上网看遍柯文哲的公开演讲。「我从中找寻柯文哲讲话的脉络、谈论每个政策议题的 SOP,」举例来说,谈到环保,柯文哲就会说「环保是文明城市的象徵」。当然也少不了一些「我觉得是这样啦」之类的发语词。

柯昱安的目标,是写出「有柯文哲 fu」的内容,策略也相当奏效,渐渐将柯文哲 Facebook 的触及与互动救回来。

社群经营重点:对的时间做对的事情

不过,这种方式会不会脱离社群经营,而只是一味模仿柯文哲呢?对此,柯昱安认为柯文哲风格固然是重点之一,但做社群最重要的事情是「 在对的时间,做对的事情」。

像柯文哲与吴凤去逛宁夏夜市的贴文,就特别选在晚上 10 点,「我就是要营造出『宵夜文』的感觉」;还有愚人节时,柯文哲粉丝团将大头贴换成手绘自画像,一张随性涂鸦就获得 10 万个讚。

「连柯文哲都很讶异,甚至会拉着我想探讨背后的科学因素,」柯昱安说,「但有时社群需要一点直觉」。愚人节手绘大头贴也是突发奇想下的产物,但也要上位者愿意放手、放心地让社群经营者有发挥的空间,「当初柯文哲也不懂手绘自画像的意义在哪,但他没什幺包袱,也愿意让我尝试。」柯昱安说。

不过,愚人节自画像的策略偶一为之,平常仍要累积大量素材,柯昱安就说,他手机里有很多素材,就等适合的时机发出。

Instagram 策略:装熟很可耻,也没有用

比起中途接手的 Facebook 粉丝团,高达 45 万粉丝的 Instagram 则是柯昱安一手从零开始打造的成绩。

不过,儘管有经营 Facebook 粉丝团的经验,刚开始经营 Instagram 时,柯昱安仍有一段方向错误的时期。「经营 Instagram 时,我犯了一个严重错误,为了与 Facebook 区隔,太刻意迎合年轻人,」柯昱安说,「网路流行什幺我都跟,中国有嘻哈、搞笑梗我都做。」

儘管一开始人气相当不错,却与柯文哲的个人风格有出入。柯昱安后来才发现,Instagram 虽然是瞄準年轻人操作的社群媒体,但不应该追流行讲一些「自以为很有趣的话」,也许跟风、搞笑梗年轻人觉得有趣,会觉得「原来柯 P 也懂这个」,但真实情况是,柯文哲其实根本不懂,长久下来品牌建立上会有偏差。

这则贴文是柯昱安认为柯文哲 Instagram 走向「真实」的转捩点。

于是柯昱安尝试摸索 Instagram 年轻化与个人化间的平衡点,他认为柯文哲 Instagram 表现暴冲的时间点,是在一张脚底按摩照片发表后。「因为很真,没有特别迎合任何人,就是柯文哲真实一面,而且没有任何包袱。」柯昱安说。

而他另外举了一个反例,「撩妹语录」风潮,柯文哲的社群媒体没有选择跟进。「因为这跟柯文哲本人的形象不符啊,他根本不会撩妹,」柯昱安笑着说,「 千万不要装熟,装萌还可以,装熟会让年轻人完全没办法忍受。 」

当老闆自带流量,该怎幺做?

做好社群经营的下一步呢?柯昱安则毫不犹豫地说,「宣传市政」。

也因此他们不断找寻各种方式,想突破大家对市政宣传的不耐感。不管跟着柯文哲直播搭公车,在早上 6、7 点时段,对线上观看的 4,000 人宣传 1,280 元月票,或是「柯 P 便当」,大家看柯文哲吃便当时,安排官员来做市政宣传。

「你在看阿伯(柯文哲)吃便当的时候,听进去一两段市政宣传都好。」柯昱安说。

最理想的情况,当然是让声音跨越同温层,柯文哲的 3 週年小游戏、《一日幕僚》都有这种效果。「但这真的很难,我们也尝试了很多方法,」柯昱安说,「找网红行销也是为了达到分众宣传的效果。」

「 柯文哲有当网红的天分。」这是柯昱安替老闆下的结论。他认为柯文哲相当符合网路世代的口味,不论脱序的行为或话语。「也可以说他下标能力很强,」记者出身的他点出柯文哲另外一个特点,不管「垃圾不分蓝绿」、「肚脐 Umbilicus」等都一时蔚为风潮。儘管会为曾是幕僚的他带来一点麻烦,「但社群能让柯文哲的天分发挥到极致」,柯昱安说。

最后,问到当老闆自带流量跟镁光灯,到底该怎幺做,柯昱安只是笑着说,「我们齁,就是让他卖相好一点吧。」